你遇到过最让你心疼的过气网红是谁?

论网红,不得不提的就是“2016年互联网第一网红”——

Papi酱。

这个号称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真可以说是一代想象级网红的模板教科书,这是一个真正从零基础、零后台的素人开始,一步步踏上互联网名人榜巅峰,如今也开始进军娱乐圈,参加《脱口秀大会》、主演电影《妖铃铃》等。

而殊不知,在网红井喷式爆发的2016年之前,其实互联网上早已火红着一波又衰退了一波,接一波的“网红”了。

记忆中最先接触互联网上“网红”这个概念,应该还算是2013年刚上了大学,有了智能手机,可以随时上网之后。那个时候,最先接触的是快手。

而快手里,要论当时的第一网红,绝对就是这位:

黄文煜小盆友。

当年最早认识并在快手上关注他的时候,他还只有200多万的粉丝,但是如果比较于当年一众只有不到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快手红人中,黄文煜绝对算是快手的一把手。

而他通过发布一堆模仿、搞笑、说辞唱段、时事吐槽的视频,成功在当年众多网络红人的大潮中,占据自己的一席之地,被粉丝亲切地称为“二哥”。

而谈到过气,就不得不聊点现在了,真的是越来越少地去关注他了,明明比papi酱要早红那么久,反而现在在主流媒体,仍旧不能见到他的身影。或许是所选道路不同,或许是搞笑方式过时,在抖音如今只有6万粉丝的他,将来还能看到二哥走上更大更宏伟的平台吗?


 我跟他们这些人非亲非故,可是看到他们却觉得很熟悉很亲切。他们现在虽然成名了,人们只看到他们头上的光环,看到他们成名背后的光鲜和亮丽。可又有几人真正懂得他们曾经的辛酸过往。正如作家冰心所说的那样:“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实的明艳,然而当初的芽儿浸渍了战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诗人余秀华是残疾人,也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曾经和大多数农民一样,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作为一个农民,本来生活就不容易,更何况又身有残疾,更何况自己的男人又不喜欢她,嫌弃她。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依然保持着创作的热情。她的诗真实感人、朴素、自然。她的每一首诗都饱含着深深的情感在里面,带给人最明显的感觉就是疼痛的感觉。这种疼痛从诗中可以充分体现出来。她的诗歌在横店村的深夜里、我养的狗叫小巫、唯独我,不是等都是典型的代表作。我们一起来读一下她的诗歌唯独我,不是。

唯独我,不是

唯有这一种渺小能把我摧毁

唯有这样的疼不能叫喊

抱膝于午夜,听窗外的凋零之声:

不仅仅是蔷薇的

还有夜的本身

还有整个银河系 一个宇宙

――我不知道向谁呼救

生命的豁露:很久不至的潮汐一落千丈

许多夜晚,我是这样过来的:把花朵撕碎

――我怀疑我的爱,每一次都让人粉身碎骨

我怀疑我先天的缺陷:这摧毁的本性

无论如何,我依旧无法和他对称

我相信他和别人的都是爱情

唯独我,不是

此处无声胜有声。诗 人不能叫喊的疼痛你可曾知道,诗人无法求救的呼声,你可曾听到?读了这样的诗怎能不让人心生怜悯之情。

“大衣哥”朱之文在没有成名之前,曾经是一个泥瓦工,在工地上从事着最繁重的体力劳动。每天起早贪黑地劳作,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不用多言,他以前居住的破旧的房屋就足以诉说着生活的不易。

还有歌手孙文凭等这些人在没有成名之前都曾经有过不为人知的痛苦和辛酸,或来自家庭的巨大压力;或来自生活贫穷的折磨;或来自别人异样的眼光。可他们却没有退缩,在平凡之中依然能够默默地坚守。最终迎来阳光灿烂的日子。他们现在有了名气,生活能够富足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

中国有千千万万个农民,有梦想的农民很多很多,可真正实现梦想的又有几人呢?梦很美,现实却很残酷。他们大多数都败在了现实面前,没有始终如一的坚持。他们这些平凡人的成功,可以说是圆了中国千千万万个农民的梦想;激励着许许多多有梦想的农民为自己的梦想坚持不懈的努力。只要你努力了,坚持住了,梦想总有一天会照进现实,他们的成功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成为“网红”当之无愧。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