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斗鱼陈一发儿被彻底封杀这件事?

斗鱼封禁陈一发儿,陈一发儿被“人民日报”“央视”点名批评!

斗鱼主播陈一发儿在2016年的一次直播中拿南京大屠杀开玩笑说日本人的刀快,在直播间嬉皮笑脸的唱到东三省不保啦、鸦片战争啦、南京大屠杀啦、抗日呀等等词汇,视频被爆出后迅速在网络传开,而且还公然辱骂革命老红军,随后当事人陈一发儿出来道歉,道歉有什么用?耻辱的历史被拿来开玩笑,口嗨的时候想什么了?

竟然拿着国人最耻辱的历史为笑料,竟然对革命先辈不尊敬,现在的网红都是这么猖狂了吗?

就连人民日报也是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

斗鱼平台迅速对这件事进行了处理,斗鱼临近上市,负面消息越来越多,如今是弃车保帅,前前后后不到一天时间就对这件事做出了回应:

焦点的看法:对于这种主播当着几百万人用手捂着脸、面带笑容,而且带着调侃的语气,视频中竟然还参拜靖国神社?如此没有底线的践踏名族的伤痛,而且还对革命老红军不尊重,用恶劣的词汇进行攻击,确实触碰到了红线,被封也是有道理的!

老规矩,事情都知道得差不多了,但是这里依旧有一个很深刻的法律问题,借着这次热点继续强行普法。先上结论:这个言论确实错误,之前,现在,以后也不会支持这种错误言论,确实错误了。但是这里却体现了我国绝大多数民众没有基本的逻辑思维和法律思维,往大了说,非常不利于我国建设法治国家,往小了说,不利于每个公民个体的自我保护。

好了,观点结束,重点在后面的普法内容。

我们中国传统上是个成文法国家,也就是会颁布一部法律作为基本法律规则的国家。我国颁布最早的成文法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的郑国宰相子产的“子产铸刑鼎”,把国家的法律铸造在了鼎上,使得法律条文第一次得以公布给世人。而在之前的奴隶主们都信奉“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的思想,其目的也是为了保护奴隶主们的利益。而法律公布之后,则可以指导人们的日常生活和行为规范,起着引导,教育,评价人们日常行为的规范作用,实在是人类历史上标志性的事件,体现了文明的觉醒。

正是法律在得到国家强制力的保障下指引着人们的行为,并惩罚那些敢于破坏法律的人,所以人们会对自己的行为有一定的预期,会预测到自己的行为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这就是所谓的法律的可预见性。

现代我国的法律体系中,虽然各部门法均移植,学习,借鉴国外的经验并制定具有我国特色的部门法,但实际上真正讲究和必须钻研可预见性的就是刑法。因为刑法是所有法律中,最严苛的一部法律,其惩罚也最严厉,因此刑法需要特别地在制定时就要考虑到对人们的行为的指引作用,并且让人对自己的行为产生合理的预见性。但是,仅仅是预见性还不够,作为成文法国家,法律的制定程序是严格的,比如我国现在每年三月才开两会,一共就开一周,需要集中通过各种法律,而社会又是随时在发展变化和进步,因此法律中的具体规则不可避免地滞后于我国社会的发展。而这,只能靠我国的司法机关在审判时发挥能动作用,以期能稍微弥补立法滞后性带来的法律漏洞。刑法在法律位阶(位阶越高制定机关等级越高,制定和修改的程序越复杂)中处于仅次于宪法的第二位阶,叫基本法。这意味着刑法的修订只能由全国人大来表决通过。比如前几年的醉驾入刑,和后来的考试组织舞弊罪,都是全国人大对于社会热点的回应,这是社会的发展促进了法律的修订,公众舆论对于人大积极反应人民诉求的议案和表决纷纷赞成。

但是相对于司法机关的审判来说,却犯了难:如果在刑法没有规定的行为下但是社会又出现了此种行为,该如何处理呢?例如在出现醉驾行为造成严重后果,但是又还没入刑的时期里,法院该如何判决?

1,法院肯定不能枉法裁判,或者自己造法,这都是不可以的,所以在这之前,如果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一般是行政处罚了事,上限是罚款2000+吊销驾照,造成严重后果的,就是以危险驾驶罪或者过失致人死亡罪论处。这些都不太符合刑法上的法理分析,这里不是重点不再论述。

2,而如果法官拒绝裁判,又无法平息社会舆论的压力,也无颜面对被害人亲属,所以当时的法官们犯了难。

后来,人大修订了刑法,把醉驾入刑了。我们知道,一般来说,从报警,警察立案调查,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宣判这段时间跨度一般会有几个月到一年不等。这并不是公职人员的效率不高的问题,而是每个程序和调查阶段所必须耗费的时间。那么如果在这期间,法律有了新的规定,那么法官需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是:我审判时用修订后的新法还是之前的旧法?

在我回答的开头我就讲到的一个重要的思想,法律具有可预测性,站在每一个普通公民的立场上,问题的逻辑就变成了:

我该遵守法律吗?答案是肯定的。

那我该遵守的是现在的法律吗?答案仍然是肯定的。

刑法对我现在的行为具有指引的话,那么我该不该遵守一部没有的刑法呢?

这个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未来的法律没有人有预见性,换句话说,没有人能知道未来还未公布的法律是如何规定的,也就谈不上如何遵守了。如果我们需要遵守一部我们都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法律,就会让每个人都无法安心进行自己当下的行为和对自己未来的规划,那么这部法律就不具有可预测性。

捋顺了之间的逻辑,我们回到立法者的立场,从一方面来说,立法者下班也就是普通人,他虽然工作是制定法律,但是他自己也要遵守法律,甚至比一般人更能知道法律没有预见性的危害。所以他们会对这个事情进行了预先的规定,即在《刑法》第十二条进行了规定,简述就是如果之前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的,适用之前的法律。这样就能保障每个人无需担心自己会因为行为时没有规定而被科处刑罚了。

另一角度来看,那么面对前面规定的也是犯罪,但是又修改罪刑的条文怎么办呢?例如之前有河南大学生掏鸟判十年的案件,因为其不知道自己掏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需要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如果在审判的时候恰逢两会过后,人大把刑法中的相关罪名刑法降低到五年,是否可以判五年呢?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我国的刑法不仅要惩治犯罪,而且也需要保障人权,因为其基本理念就是教育和改造罪犯并使其重新融入社会。我们看到这个案件中虽然大学生没有牵涉到预见性的问题,但是新的刑法条文显然是更轻的,这说明我国的社会发展对此事持更加开放的态度,同样典型的例子还有就是普通的商业交易行为。现在最普通的商业进货卖货低买高卖的行为,在1997年刑法出现以前,是被当时的刑法规定为犯罪的,罪名叫“投机倒把罪”,当时把这样的人称为“倒爷”。现在市场经济发展了,自然这个罪名也就消亡在了历史中。如果法官在1997年刑法出台之后,根据后面的刑法,再面对这样的行为,就应该根据新的刑法的规定,判其无罪,因为新刑法已经不认为该行为是犯罪了。

以上两个方面我们的刑法统称为“溯及力”条款,即刑法的法律规定对于之前的行为是否应该“回溯”?站在普通人角度就是我们每个人对于法律的预见性问题。看完我的这两个方面的论述后,相信您也能做个判断,那就是刑法认定的溯及力是秉持“从旧兼从轻”原则的,即行为时旧法没有规定为犯罪的,审判时新法加入罪名的,按照旧法规定判决;新法旧法都规定为犯罪但是刑期不一样的,按照轻的那个判决(就不管新旧了)。

上面就是我国的溯及力条款的规定。在这里是什么联系呢?陈一发实际上是2016年发布的错误言论,很多人主张用2018年新出台的英烈法对其处罚,这就是典型的违反溯及力原则的言论,因为她在2016年的错误言论,也只能用2016年的法律处罚,因为虽然侮辱先烈即使有了英烈保护法也没有在刑法中有具体罪名得以体现。不论是2016还是2018这种行为一直都是错的,按照溯及力思想我们不能选择当时没有的法律对其进行处罚。但是此种言论甚嚣尘上,蛊惑了不少人,这也导致了很多明星和主播都纷纷删去自己之前发布的微博或者其他言论,人人自危,生怕授人把柄,这就是没有溯及力带来的危害。

最后重申,陈一发的言论是错误的,我从始至终都这么认为,侮辱先烈的行为就是不恰当的,不对的,错误的,对于她的直播的封禁我不评论,这毕竟是公司和自家员工的行为。但是希望能给更多人看到这里面蕴含的法治思想,为我国的普法工作做出一点微薄的贡献我就很满足了。

最后重申我的观点:陈一发的侮辱言论是错误的,我从始至终都这么认为,侮辱先烈的行为就是不恰当的,不对的,错误的,需要受到惩处的,但是我不赞成适用2018年新出台的英烈法。

分享到:更多 ()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