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布首吐离婚生活曾冒激烈求死念头:处理感情我是智障

记者林映妤/台北报导

53岁好莱坞巨星布莱德彼特(Brad Pitt)去年9月跟安洁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闪电离婚震撼全球,5月他接受《GQ》杂志专访,坦露自己的内心世界。在爆出跟儿子争吵、FBI介入调查、裘莉诉请离婚后,他的世界开始坠入无底之渊,小布承认,这些无心之过全都是自找的。

事实上婚变后他的演艺工作仍持续着,《鹣鲽同盟》、《战争机器》等作品陆续上映,他的公司Plan B监制的《月光下的蓝色男孩》甚至还是奥斯卡大赢家,但回首这些,小布却没有感觉活着,能带给他人生最大安慰的,是孩子们曾经住过的好莱坞山丘的家,「每天早上起床后,我会生火,上床睡觉以前,我也会生火。因为这样我才能感觉在这栋房子里活着。」

小布首吐离婚生活曾冒激烈求死念头:处理感情我是智障

▲布莱德彼特接受《GQ》专访,首吐离婚后生活。(图/《GQ》提供)

遭爱妻诉请离婚,最大主因是他长期酗酒,现在的小布却滴酒不沾,「我们有自己的酒庄,我喜欢葡萄酒,但我把酒倒掉,让自己冷静一下。我可以喝下一整瓶伏特加。我的酒量是专业水平,很能喝的。但我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了。」他透露靠着小红苺汁跟气泡水戒掉酒瘾,「我跟你保证,我家的尿池是全洛杉矶最干净的,但糟糕的是,我总是会把事情搞砸,我总不懂得悬崖勒马。」

离婚后,小布颓靡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搬去圣塔蒙妮卡的朋友家睡地板,偶尔也会拜访大导好友大卫芬奇(David Fincher),但1个半月后狗仔找上门,他不得不又回到好莱坞的家。「这房子以前乱成一团,到处都是噪音与碰撞声,但现在你看,变得非常安静。」

他的态度有了180度的转变:「每个人都有『创造』的能力,如果我没做点什么事,我的脑海里就会出现激烈的死亡意象,所以我常跑朋友的雕塑工作室,一待就待很久。我朋友Thomas Houseago是杰出的雕塑家,他们对我很好,我在那边混了好几个月,把自己的垃圾尽往那边丢。当我陷入低潮的时候,我会设法筑起保护墙,一道又一道的墙,然后带上面具逃离。现在我觉得,这就是我啊。」

小布首吐离婚生活曾冒激烈求死念头:处理感情我是智障

▲▼小布离婚后历经一段长时间的低潮,现在逐渐站了起来。(图/《GQ》提供)

小布首吐离婚生活曾冒激烈求死念头:处理感情我是智障

现在的他对人生相当豁达,人一辈子都逃不了,倒不如坦然面对这个长期竞赛。怕只怕,孩子受到自己的影响,「他们注定要和我的名字连在一起,他们的朋友也只看到八卦报导。这些报导从来不谨慎处理,只是为了制造更耸动的话题,刺激销量。我是真正的卖点,不是我的孩子,所以目前我比较担心孩子的生活缩影,我想确认里头的内容是平衡而正确的。」

小布坦言在儿童福利机构介入后,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低落,但现阶段他只能一步步厘清事情,尽可能沟通,「有个律师说『法庭上没人是赢家,只有比谁受的伤比较重』,这话没错,你花一整年搞一个案子,只为了表达诉求,说明你对她错,但这只会让憎恨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我不想这样,幸好我的伴侣也同意,这对小孩的伤害太大了,他们才刚失去一个完整的家。」

小布首吐离婚生活曾冒激烈求死念头:处理感情我是智障

▲学会面对人生,小布现在只希望孩子们别因他受伤。(图/《GQ》提供)

过去的几个月中,布莱德彼特学会了「家庭优先」,以前工作让他忽略了孩子,现在他正试图弥补过去,他甚至不要孩子有他过往不愉快的经验,「我个人对于『处理情感』这件事简直是智障,只懂得遮起来。我从小在一个父权至上、军事教育的家庭长大,爸爸是神,我不会知道他的挣扎与自我怀疑。离婚后,我终于看懂了,我不能只有这样而已,我要做更多更好,当小孩的榜样。」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